富二代APP抖音

富二代APP抖音 凤辞醒过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最后一艘飞船烟火一般在宇宙中炸开,他眉头皱一下,靠着时笙没有动,略贪婪的蹭着她身上的气息。

当你没有遇见这个人的时候,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身上的气息都能让自己上瘾。

“怎么跟狗似的。”时笙伸手摸着凤辞的脸,微微抬高,“别蹭了,一会儿蹭出火了。”

“我负责给你灭。”

凤辞一口含住时笙手指,舌尖绕着打转,像猫儿一样吮吸,指尖传来的湿濡感以及酥麻感,让时笙头皮发麻。

#论每天早上起来都被媳妇撩拨是什么感觉#

#媳妇每天都在勾引我当个昏君#

时笙强行把手抽出来,严肃脸,“别闹,办正事呢。”

“正事在这里。”凤辞拉着她的手放到自己胸口。

时笙:“……”

这话说得一点毛病都没有,她竟然无法反驳。

时笙拍拍脸,冷静。

百变美女小尤之夏天来啦

你要做一个经得起诱惑的昏君。

时笙快速的在凤辞唇瓣上咬一口,“乖一点,我们晚上来。”

凤辞勾着她脖子,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下面,吓得时笙赶紧关掉通话,刚才凤辞躺着,那边完全看不到人,可现在他翻身上去,那可就完全暴露出来。

“我就想现在。”凤辞扯她衣服。

“大清早就做这种事不太好。”时笙抓着他的手,阻止他进一步的行为。

少年勾唇轻笑,“一日之计在于晨。”

时笙:“……”以后不能直视这句话了。

凤辞俯身堵住时笙的嘴,再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,动作麻利的脱掉她身上的睡袍,两人亲密无间的贴合。

都这个样子了,时笙在拒绝就有点矫情了。

既然媳妇都这么说了……

那就继续做个昏君吧。

……

十方和神行完全不懂为什么时笙的通话突然断掉了。

一开始是没有声音,十方猜测可能是凤辞醒了,家主在和他讲话,所以把声音关掉了。

后面直接画面都没了。

神行仰头看着十方,非常委屈的问:“十方,主人为什么屏蔽掉我。”

她刚才这么厉害,主人都不夸她。

不开心。

十方:“……”我怎么知道家主为什么屏蔽掉你。

神行气呼呼的从圆台上下去,直奔时笙所在的船舱。十方反应过来,快速的追上神行,“你干什么去?”

“去找主人。”神行掰着十方的手,“你放开我,我要去找主人。”

十方哪里敢放,抓得更紧,最后直接夹到胳肢窝,“你现在敢去,家主就敢让你不许变成这个样子。”

神行本是在挣扎,听到十方的话,她立即抱着他胳膊,“为什么?”

“你觉得主人和凤辞少爷在一块能干什么?”

神行多聪明,十方一提点,她立即明悟,撅着小嘴哼哼,大概是想说凤辞坏话,但是又怕时笙骂自己,最后她只憋出一声哼。

十方无奈的摇头,将她拎回控制室。

飞船爆炸残渣已经飘散向宇宙,神行直接坐到了控制台上,晃着小脚,公主裙裙摆上的吊饰碰撞,叮叮当当响个不停。

肉包子一样的小脸没什么表情,她伸着小手在虚拟界面上操作,十方帮不上什么忙,只能站在一旁看着。

“十方,这里有个人。”神行语气里满是惊讶,“会动,活的耶。”

十方赶紧凑过去看,全息屏上,一个笨重的身影正抓着飞船顶部,因为飞船速度太快,他需要用尽全力才能抓稳。

神行眸子贼亮,“马上到跃迁点了,我看看他能不能活下来。”

“神行……”十方的话还没说完,飞船已经进行跃迁。

跃迁的时候会受影响,看不到影响,等飞船平稳下来,十方赶紧看向屏幕。那个人还在那里,不过此时他是被拖着的,他腰间有什么东西和飞船绑着。

“死了吗?”神行好奇的看着屏幕,眼睛都快落到里面去,想看看这个人是不是还活着。

然而观察半晌,那个人都没动静,只是随着飞船起伏,一时间无法辨别是生是死。

“十方,他死了吗?”

十方摇头,他也分辨不出来死没死。

这个人应该就是刚才干架的那些人中的幸存者,能爬到无极号还跟着无极号行驶这么长距离,也是有几分本事。

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神行撅着小嘴。

十方看着那个人形飘带,一脸严肃的道:“等家主决定吧。”

神行没有意见。

她一直观察着那个人,发现那个人还能动,她跟发现新大陆一般,一个人没有机甲,也没有飞船,就这么光溜溜,竟然承受住了跃迁的力量。

之后神行又跃迁了一次,这次之后,那个人就没了动静。

十方估摸着是挂了。

承受一次跃迁都是天方夜谭,两次他还保存着尸身完好,已经让他觉得不可思议,他要是还活着,他可能会吓出心脏病的。

……

时笙一出来就听到斩龙卫在讨论飞船上挂了人。

她一脸懵逼。

无极号上什么时候挂了个人?

“怎么回事??”时笙揪着一个斩龙卫。

“家主。”斩龙卫叫一声,解释道:“刚才神行发现咱们飞船上面有个人,所以进行了一次跃迁,结果那个人还活着,神行又进行了第二次跃迁,现在还在咱们飞船后面吊着呢。”

人?

还活着?

跃迁的时候没被挤成碎块吗?

“你确定是个人?”老子怎么那么不信呢?

斩龙卫认真的点头,“神行和执行官一起看到的。”

“你确定他们不是一起眼瞎?”时笙还是有点不信。

斩龙卫嘴角一抽,小心的道:“这个可能……不大吧。”

那可是咱们斩龙卫的执行官十方和神行,怎么能会出现眼花这种事?

时笙无奈接受这个设定,“死的活的?”

斩龙卫有些纠结,“大概是死了吧,第二次跃迁后一直没动静。”

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。

好好的一个人竟然挂到她飞船上当旗帜,有猫饼。

“神行和十方呢?”

斩龙卫立即指了一个方向,“那边。”

*

#今天求独占春味的票票#

日常求月票。

日常各种求。

卖萌打滚那种。

2017.08.02书评区翻牌【余笙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