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试看很久的污视频

话说在五代时期的后周朝,这一天有一位大臣正在向周世宗柴荣禀告一个消息:“启奏陛下,这几日搬迁到新址的御窑已经完全建好了!”柴荣:“那就好,等第一批瓷器烧好就呈上来吧。这次希望能烧出一些新的颜色才好。”大臣:“陛下希望能烧出什么样的颜色呢?”柴荣:“这几日阴雨连绵,今日拨云见日。这正是雨过天青云破处,这般颜色做将来;你就让他们做外面那种天青色的器物来。”大臣:“天青色?是,陛下!”

皇帝的喜好客观推动中国艺术品的发展

皇帝拍脑袋的一个决定,可真是让工匠们费尽了心思。但正是这种独特的审美,也促使中国的制陶艺人烧制出了惊艳世人的作品。其实说起喜爱陶瓷的皇帝还不止周世宗一个人,那么在中国的历史上,还有哪些皇帝在陶瓷上展现了自己的艺术范?他们用地上的泥土烧制天空的颜色,他们因自己的喜好客观推动了艺术的发展。中国历史上最有艺术范的皇帝都有谁?李夫子和大家聊聊那些与陶瓷有着不解之缘的皇帝的故事。

宋朝艺术皇帝宋徽宗

要说起对艺术最在行、最钟情的皇帝,莫过于宋徽宗赵佶了,他甚至创立了中国最早的艺考,并且亲自出考题。所以很多人都说,宋徽宗除了不会做皇帝,琴棋书画是无所不能。据说艺术皇帝宋徽宗曾经还做了一个梦,他梦到在一场大雨之后,天空出现了一抹奇怪的青色,他醒来之后就对这种青色是念念不忘,想来想去写下了一句诗:“雨过天青云破处,这般颜色做将来!”并要求工匠按照他描述的梦境去烧造这种颜色,最终汝窑的工匠实现了他的愿望,完成了天青色汝窑的烧制,不过看了前面开篇的对话,大家应该就就知道了,其实这句诗并不是出自宋徽宗之口,而是他的老前辈后周皇帝柴荣的作品。

其实后周时代的柴窑也是历史上著名的御窑,据说当年柴窑在郑州一带建成之后总是不能烧出成品,最后移到新郑以南才得以成功。当工匠们听说皇帝要烧出天青色的陶器后,一下子脑袋就大了,没做过。这玩意怎么烧?没辙!大家伙也只能是硬着头皮试着烧。可是有句老话说的特别好,叫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工匠们的努力之下,他们终于烧出了青如天、明如镜、薄如纸,声如磬的产品,烧制出来的瓷器滋润细媚有细纹,成为了当时的精品。只是柴窑的产品有限,瓷片又薄,后周存在的时间也非常短暂,所以说传世的柴窑瓷器很少能看见完整的,大多数都是些碎片。所以曾经有这么一句话叫“片柴值千金”。可惜由于柴窑只闻其名,又没人发现过窑址,所以柴窑在后世就很少被人提起了。

其实我们刚才说的后周皇帝柴荣,他原本是个武将,一辈子都在南征北战,曾经下令整编军队,广募天下壮士,练就了一支威震邻国无比强大的禁卫军。而这支禁卫军的负责人就是后来陈桥兵变的“赵匡胤”,到了宋徽宗时代,赵佶始终对柴窑的作品十分关注。虽然“雨过天晴云破处”不是他的诗句,可是宋徽宗真是爱死了这种天青色。咱们刚才说了,柴窑的传世作品很少,而且几乎全是碎片,这更让宋徽宗动了恢复制作天青色瓷器的念想。他认为釉色含蓄素雅、极致至简才是美学之道。宋代上流社会追求自然的颜色,于是这种介乎于蓝与绿之间颜色的汝瓷,就成为了宋徽宗设计的代表作品,也让汝窑成为了宋代五大名窑之首,以天青色为上品和最大特征。只是宋徽宗喜欢的那种光滑内敛的青色,终究成为了历史的一瞬。北宋末年金兵入侵,宋室南迁,由于长期战乱,前后20年间汝窑尽废、技艺也失传己近千年,实在是让人遗憾。

明朝艺术大咖宣德帝

那么只有10年皇帝生涯的明朝宣德皇帝究竟对艺术有着怎样的执着?他最喜爱的天空颜色又与宋徽宗的天青色有何不同呢?大明宣德皇帝朱瞻基26岁时登基,36岁去世,所以说只当了10年皇帝,可这10年他可以说是过得任性又精彩。朱瞻基从小就深得祖父明成祖朱棣的喜爱,爷爷喜欢孙子到了什么程度呢?这么说,为什么要让朱瞻基他爸当太子?就是因为爷爷喜欢这孙子,希望将来把江山传给小孩。而且朱棣还指定自己最信任的大臣姚广孝教他帝王之术。赢在了起跑线上的朱瞻基从小深得爷爷真传,又受过较为完备的皇家宫廷教育。治国10年,朱瞻基轻松造就了大明著名的仁宣之治,就连二叔朱高煦造反都被轻易摆平了。社会治安良好,百姓是安居乐业。

朱瞻基一看四海生平可以开始折腾自己的业余爱好了,他最喜欢的游戏就是投壶,什么是投壶?有点像是扔飞镖,具体的讲就是把箭矢投到间隔一定距离的容器里,只有心理素质好,掌握一定技巧,成功率才会高。朱瞻基的投壶技术越来越纯熟,他不再满足于与太监宫女后妃们的比赛,甚至和大臣们商议完国事也要比一回。而且他很讨厌大臣们故意退让,只要比赛他就下令必须全力以赴。大臣们为了在皇帝面前争点面子,纷纷都回家积极训练,结果上行下效,投壶就成了大明帝国的全民爱好。这也使得大明的体育运动从力量型项目转向了技巧类的杂技,棋类、投壶等产品,成为了社会主流的体育项目。

大家可别以为朱瞻基只是搞一些大众喜闻乐见的游戏,他可是大明皇帝中极富文艺气质的一位,不仅会写诗、会画画,大名鼎鼎的宣德炉也是他的心头好。宣德二年,他又下令严控官窑瓷器,整治景德镇玉器厂,开始玩起了瓷器。朱瞻基这人有个特点,要么就不干,要干就得干完美了,玩也得玩出精品来。他一玩瓷器,这宣德官窑的艺术价值就开始蹭蹭蹭的往上涨,甚至可以与宋代最名贵的汝窑相提并论。其中宣德青花是宣德瓷器中最著名的品种,与明代其它各朝的青花瓷器相比,其烧制技术达到了最高峰,成为了我国的瓷器名品之一。

而且这宣德皇帝也喜欢天空的颜色,所以他喜欢的釉色是“霁蓝釉”。霁的意思是雨过天晴,但是霁蓝色与汝窑天青色的青有所不同,它是那种更加浓烈凝重的蓝,尤其是霁蓝又采用了郑和由西域带来的特殊青料叫做苏麻离青,纹饰描绘带有笔墨晕染的效果,又色蓝如深海,明亮如宝石,而且宣德青花瓷在烧造数量上也是空前的。宣德8年,朱瞻基一次就下达了要景德镇烧造龙凤瓷器4435件的任务,其中青花瓷占大多数,这些产品不仅朝廷自己用,而且也作为商品大量行销海外,成为东西文化交流的见证。

清朝文艺达人“雍正”

清朝皇帝入关之后,对中原文化的兴趣是一天比一天浓厚。大家觉得康熙、雍正、乾隆这祖孙仨谁最文艺呢?谁是艺术品的发烧友呢?在热播电视剧《如懿传》里,刚刚由宫女上位的魏嬿婉,也就是后来的令妃,不小心碰到了养心殿陈设的瓷器,慌忙道歉说自己碰坏了白瓷香炉,结果乾隆皇帝一脸嫌弃地纠正他说这不是白瓷,这是甜白釉。此后一段时间皇帝冷落了魏嬿婉,认为这个女人虽然美丽,却没有学识,粗俗的很。虽说这是电视剧的艺术处理,不过当时的皇帝一张口就能叫出瓷器的种类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谁让人家老爸就是个艺术品的发烧友呢。

乾隆皇帝喜欢出游,喜欢收藏,喜欢写文章,算是最文艺范小清新的皇帝代表。其实康雍乾这三代之中,乾隆皇帝的老爸,雍正皇帝那会收集的文物制造的瓷器是最精致最好的。雍正在位才13年,所以传世的文物相对也比较少,但老话说的好,浓缩的才是精华,别看少,可是咱的东西个个拿得出手,可谓雍正出品、必属精品。咱就拿瓷器来说,老爸康熙朝的是真大气,可是大气归大气,总是略显粗糙,儿子乾隆朝的是真华丽,可是华丽归华丽,但又有点俗气,还就是雍正一朝高端大气上档次、低调奢华有内涵,时时给人惊喜,总能刷新拍卖市场的价格记录,能拍出高价也是因为确实是好东西。

雍正绝对可以说得上是一丝不苟的完美主义者,他有两句话经常挂在嘴边,一句是“往细处收拾”,还有一句是“花纹得往精细里做”,这两句话可是愁死了御用作坊的师傅,而且人家雍正不只是喜欢指导,还经常自己上手参与器物的制作,他对自己的要求更加严苛,大到瓷器、雕塑,小到鼻烟壶、香囊,稿子来来回回的修改,只要不是十分满意,是绝对不会制造的。就这么来来回回的修改,估计除了工作,他花在养心殿造办处的时间比花在后妃身上的还要多!

雍正皇帝为何喜欢将俗气二字挂在嘴边?他最喜欢的瓷器又是什么样的呢?为何一件舶来品最终变成了雍正时期的代表作?有很多朋友会问,为什么雍正皇帝这么文艺?你要问这问题,那就说来话长了。因为他老爸康熙很重视皇子教育,阿哥们从小受教于国家一流大师,所以即便这些阿哥们不喜欢文艺,整天泡在名师的课堂上耳濡目染,各方面素质自然就比平常人要高很多。再者,雍正出生时生母乌雅氏还没受封为德妃,她的地位比较低,所以按照当时的规矩,她的儿子也就是雍正,要交给当时的皇贵妃,也就是后来的皇后佟佳氏抚养。这样一来,四爷从小就能有机会见识皇宫里最顶尖的工艺品,所以这方面的审美比其他皇子的起点还要略高一筹。

在康熙48年,四爷被封为和硕雍亲王,赐圆明园居住,他自号为圆明主人,当了13年的富贵王爷,这13年人家可是一点都没糟践,那是吟诗作画、修习佛法、鉴赏古玩,把之前学到的知识都应用于实践了,怎么开心怎么乐呵,那就怎么生活。继位之后,他把这段时间做的诗词整理成了《雍邸集》,这序言写得特别好,翻译成白话文意思是:“我当年可是天下第一大闲人!”雍正爷特别喜欢把“俗气”二字挂在嘴边,连档案里面都有记载,在养心殿造办处的档案里,随处可见雍正要求把工艺品改的素净简洁些的旨意,他对不满意的活计最常用的批语是“甚俗”或者是“蠢了”。

他曾命工匠把新作玉壶上的螭虎去了,还说如意柄上万寿无疆四个字俗气,珐琅葫芦是马挂瓶花纹和群仙祝寿花篮春城亦俗气。四爷说俗气不要紧,可是苦了工匠,因为四爷觉得俗气的样式,那都是历朝历代一直这么做下来的最传统的最讨喜的样式。大家也是为了讨个吉利的好彩头,做着也顺手,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四爷的标准是简单才是生活,这物件必须先得简洁、大气、素雅、清新,然后才是好彩头。所以历代名瓷当中四爷对宋瓷是情有独钟,因为宋瓷最素净,最有文人气质,而且传世稀少。在位期间他多次命造办处仿宋瓷烧制瓷器,还特别强调均窑的要记,当然还免不了加上一句,“先做木样呈览,朕看准时在发去烧造。”

除仿宋代五大名窑瓷器之外,雍正朝制作的瓷器如今最受称道的是青花和珐琅。可见皇帝们都喜欢这天蓝色。原来珐琅颜料要从西洋进口,供不应求。到了雍正这儿他说了,咱们必须要有自主知识产权,所以在雍正6年由怡亲王亲自操办清朝自产珐琅研制成功,而且咱们还炼出了12种西洋颜料没有的色彩,光有这好颜料也不行,好颜料还得需要好画师,甭管是著名的西洋画师郎世宁还是普通的工匠,只要你画的好,雍正亲自下旨,发奖金、涨工资。有了激励机制之后,雍正朝的珐琅彩不仅画的精致,花样题材也有所突破。原本珐琅彩是个舶来品,本来是西洋风格,到雍正朝经过消化吸收之后再发展,就成为了集诗书画印于一体的艺术品。

从艺术家宋徽宗到鉴赏家宣德皇帝和雍正,从天青汝窑瓷到霁蓝釉再到珐琅彩,历代帝王的审美追求客观上推动了古代烧造科技的不断进步。不过虽说三位皇帝都很有文艺范了,但是艺术和工作孰轻孰重,这里面却有拎不清的人,以至于断送了一个王朝。

可以试看很久的污视频